景平元年,不满十岁的她随父兄奔赴沙场,他没有来,她翻身上马笑得恣意,背朝城门,潇洒而去。 一年后,十一岁的她如修罗般从鲜血中爬出,空洞无神的双眼望向天边的火红,身拖血路,如踏彼岸之花而来。他